列缺

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

银闪[片段]贰

傍晚的时光之城被血色的残阳映得泛紫,城内集结的各城大将被机战王遣去兽族腹地后,剩余守城士兵把自己崩成一根弦似的望着城外。
“快看!有人!”
“有信号!联他内线!”
在城一侧巡逻的士兵大喊道。
城外,银白特地绕开那些大型城池,从能源之城往时光之城赶,在他掌握范围内,只剩下这座城池还未沦陷了。
他长按着耳畔便携式通讯器不断向城内发出连线请求,在巡逻队射程范围之外停下脚步。他的双腿已经麻木地快没有知觉了,为了躲开滞留在原机车族领土的兽族势力,他报废了自己那台银色机甲,只好徒步穿过沙漠。战甲里备的急救物品不多,远不够支持他从能源之城的边境走到时光之城,虽然他一直节制着自己的进食量,食物和水还是在三十个小时之前告罄。
为了掩盖身份和保护自己的灰色长袍之下的身体由于长时间未曾正常进食而不受控制地发抖。
“您好,我是银白,能源之城的将军兼城主副官,向贵城寻求援助,请求入城。”
干裂的嘴唇艰难地张合着,每一个字都渗着血的铁锈味。
得到答复后他直挺挺地望着全副武装的训练小队向自己走来,他拔下随身佩戴的双剑和枪械扔到地上,其他人看他身体状况不是太好的样子,经过简单的搜身后立刻带他进了城。
他被两个比起他来身高要矮他一头的巡逻兵架着,突然开口,嘶哑的气音里掺着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希冀:“请问除了龙卷风身边还有没有和他一同的?”
右边的士兵开口:“有的有的,洛洛和龙卷风从风雪之城带回来了守城大将超音速,他们现在已经去了亡灵之都了。”
银白道了声谢,便没再言语。
还存什么侥幸心理。

银闪[片段]壹

小长假撸个片段复健一下
银闪大发好XD
——————————————
走廊的感应灯随着深夜的来临调暗了几度,银白抬腕看了看手表,还差两分钟到十二点。他从电梯里出来向办公室走去,比电梯里灯光要昏暗的走廊让他的注意力有些发散,片刻的走神让脚步乱了节奏,被皱起的地毯拌了个踉跄。银白停下脚步摸了摸发烫的额头,平稳了自己的呼吸后整理好仪容走到门前敲了敲门。
“报告。”
“进。”
银白走进去后轻带上了门,看见还在桌前的龙卷风灌完最后几口冷掉的浓茶:“城主,该休息了。”
龙卷风猛地一推桌前一堆翻得有些凌乱的文件夹,站起来扯着嗓子哎呀哎呀地伸了伸懒腰又摊回了椅子上。银白看着他笑了笑,走到桌前伸手熟练地码整齐了文件夹:“热水和洗漱用品都给您准备好了。”
银白跟在龙卷风身后走去城主的卧室,进门的时候张手掐了掐两侧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感觉额头好像比刚才要烫了一些。银白从肺部吐出一口浊气,去衣橱里给龙卷风准备好明天的的正装,把睡衣搭在床上,嘱咐了还在浴室里的那位早点儿休息不要玩手机,就出门直奔医务室扎了针。
冰凉的药水顺着针管注入血管,银白推快了点滴的速度,手背上泛起药水刺激的钝痛让他一阵恍惚。
他想起来有次以前自己在战场负伤,皮外伤不算太严重。结果那两天忙着清扫战场没怎么注意去看发炎了,最后半夜发烧,死撑着想等城主休息之后再去医务室的结果被闪电察觉了,压着他去了医务室。当时闪电改完文件还回来看了他一会儿,等着他把这最后半瓶吊完。
当时折腾到了后半夜,两个人都困得有点撑不住了,闪电站起来走了两步看了看吊瓶,突然捂嘴打了个哈欠,他因为闪电在一旁有点拘束,习惯性地坐直了看着闪电,也捂着嘴跟着打了起来,两个人视线撞在一起,噗得笑了起来。他低头一只手揉完太阳穴又擦眼角,闪电抽了一张纸递给他,说:“别笑了,头疼。下回生病别硬撑,赶紧请假。”他笑得头一阵阵钝痛,拿纸擦着眼睛:“好的,城主。”
他回神,眨了眨干涩的双眼,抬头看着医务室的灯,刺痛。

一个齁咸瞎腥的吻

风闪现代AU
年龄和背景啥的我也不知道
很匆忙的一个小片段
只是想看他们在水里啵一个
┐(‘~`;)┌
——————————
被艳阳晒了大半天的沙滩松软到让人难以置信。
闪电瞄着脚底下,一脚深一脚浅地拖在风雪后面。
他并不像前面那人一样,看见波涛起伏的大海乐得快要在脸上开出一大朵红艳艳的花。攥了攥刚刚洗完晾干的手,咸腥湿润的海风贴心地给他抹上了润肤霜。
腥咸的海风卷着热浪,一波一波地撩着裸露在外的皮肤。闪电夹着游泳圈在浅水区趟水,侧脸一瞧就能看见风雪随着翻涌过来的海浪纵身跃起,常年不见什么烈日的皮肤在海滩上异常白皙扎眼,被海水浇过的后背反着细碎亮光,像极了书中描写的人鱼鳞片。
“喂——”
海水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臂掀起一道弧形,闪电原本还算干爽的头发瞬间湿漉漉地贴在脑袋上大半。
气恼地拽着泳圈半走半刨地向水深处那人靠近,刚把手中的泳圈砸过去,那人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闪电只见白花花的人影窜向自己,然后被人拉着脚踝摔进了水里,慌乱挣扎着到水面吸了不到半口气又被拽回水中。
凉凉的身体和嘴唇一同贴过来,嘴里被渡过一口空气。
气泡从两人嘴间滑出,大小不一地往上跑。苦咸的海水顺着纠缠着的两条舌头涌入口腔,两人默契地松开对方把头伸出海面开始撕心裂肺地咳咳咳。

【百洛同人】烟

烟雾分别从两人嘴里鼻里冒出,顺着呼吸的频率,缓缓渗入空气中,淡出视野。
风雪坐在地上支起一条腿,微弓着背倚在栏杆上,红褐色的铁锈蹭在白衬衫上留下淡淡的印迹。闪电没有说他,因为闪电自己也靠在栏杆上。
谁都没有打破这份在旁人看来略显尴尬的沉默,
两人一个站一个坐,都很随意且放松。
今夜能源之城无风,源源不断地从岩浆中散发出的热量,依旧烤得人发干。
一包烟眼见要见底,闪电掐了手上快到头的一点猩红。
“风雪。”
还在吞云吐雾的先锋歪了歪脑袋。
“作战计划拟好了吗?”
食指和中指轻轻夹着刚点着的烟往唇间送去,拇指搔了搔脸颊上的一块皮肤。风雪吐出一股白烟,眼睛在烟雾中眯成了一条缝。
“这次人数充足,先包围再一鼓作气直接端了。”
闪电顺着直直往上飘的烟雾往下看,金色的眼眸滑着星光,在厚实的烟雾中明明灭灭。
闪电垂着眼:“蓝毒兽的部队虽然远不如兽族三大战王的,但能在能源之城边界建立大本营……其实力想必也不容小觑。”侧头望了望风雪。
张扬的红发之下的眉峰一挑,眼眸上反的亮光透着些许不屑的眼神,扔掉手上的烟狠狠碾了几下,好像那就是他们明天的敌人一般。
“你这人啊,哪儿都好。就是太谨慎了。明天就是咱们最后一次比试了,放开了打!”
熠熠生辉的两点金色有些恶狠狠地瞪着闪电。
“好。”闪电不去理会他挑衅似的鼓劲,侧头错开了他的目光。